新华侨报:在广岛未提无核三原则 中国公车改革陷入“成长的烦恼”

作者 澳门网上赌博 来源 博客新闻 浏览 发布时间 2017年12月18日

  8月10日电 现任日本防卫相中谷元在国会上解释新安保法案有关向他国军队提供后方支援的事例时,表示“法律条文中并未排除核武器的运输”。日本新华侨报10日刊文称,日本军头如此密集发表“涉核”言论并非只图一时爽快,安倍广岛致辞未提“无核三原则”也绝不是无意疏漏。

  文章摘编如下:

  美国《侨报》2月3日文章,原题:《公车改革成长的烦恼》 2015年1月1日,中国首批中央层面公车的最后一场拍卖以高达140.65%的溢价率落幕,超过前两场拍卖71%和77.9%的溢价率。三场拍卖300辆公车无一流拍,部分车辆拍价几乎追上同款新车价格。高溢价的公车拍卖,与此前的“白菜价贱卖”完全是冰火两重天,引发争议在所难免。

  对于此次公车高溢价拍卖,各方意见不一。有人认为,是因为坐领导坐过的车“很有面子”、虚荣心等不理性因素推高了成交价;另有人认为,由于严格的管理和较完善的保养,公车比普通二手车的车况会更好。

  如果说,日本军头的发言只是激怒了本国老百姓,那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广岛和平纪念仪式上的致辞却令全世界愕然了。因为,自1994年以来,广岛、长崎核爆纪念仪式已经成为全球瞩目的活动,“无核三原则”也是每位日本首相发言中必提的关键词。但在今年这次仪式上,安倍的致辞中从头至尾竟然未提这几个字。20多年来,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

  另外,今年5月日本防卫相中谷元在国会上的一次发言也同样值得关注。当时,安倍政府正在力推解禁集体自卫权。为了给自卫队出兵海外找到足够的理由,安倍政府提出了数项“存亡危机事态”,而中谷元在向参议院外交防卫委员会解释这些“存亡危机事态”时表示,与日本关系密切的他国受到武力攻击导致“核能”运输中断的情况也会出兵条件。

  日本军头如此密集发表“涉核”言论并非只图一时爽快,安倍广岛致辞未提“无核三原则”也绝不是无意疏漏。这些都在表明,日本核武政策生变不再只是一种担忧,而已变为不争的事实。在这种情况下,日本民众有理由怀疑,安倍政府不仅要把日本拖回战争,而且还可能卷入“核战”;全世界也有理由怀疑,日本政府根本无意弃“核”,甚至不惜为“核”而战。

  令人担忧的不仅是某些日本政要“染核”的企图,还有日本实际“拥核”的能力。长期以来,日本总想以核爆受害国的身份博得国际社会的同情,日本政府也不停地高调主张“全世界废除核武”。但私下里日本却在暗中积累造核(武)的关键原料。

  2014年6月,一个由欧美核专家组成的专家小组曾经向安倍晋三递交了一份公开信。信中称,日本当时持有约45吨核材料钚,其中包括300多公斤武器级钚,足够生产上千枚核弹,远远超出普通民用目的的需要。专家组发出警告“如果日本政府允许继续提取钚,将犯下大错”。

  然而,今年7月公布的一项报告显示,一年来日本拥有的钚存量非降反升。截至2014年底,在日本国内外的钚持有量已经达到47.8吨,其中约31.8吨具有核裂变能力。这说明,日本核武政策“变调”不仅体现在一小撮日本政客的言论里,也体现在日本造核(武)的能力更强了,底气更足了。

  为了吸取侵略战争的教训,日本战后恪守“和平宪法”, 1967年还分别制定了“武器出口三原则”和“无核三原则”。这两个“三项基本原则”既是日本专守防卫政策的核心支柱,也是日本决心作为和平国家的响亮招牌。但是,在日本右翼势力眼中,这些和平招牌却是一道道枷锁,束缚着日本军力重新“雄起”。

  不管怎样,公车改革由此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对各地公车拍卖也起到了示范作用。其中的不理性因素,对于刚刚起步的公车拍卖来说,恐怕是成长的烦恼,如果能持之以恒地推进,让上百万辆官老爷的座驾走进寻常百姓家,自然会一步步滋生平常心。当公车拍卖不是新闻时,价格自然会回归市场规律。

  相比拍卖之前,虽然中国早在1994年就颁布了《关于党政机关汽车配备和使用管理的规定》,近年来也一直有政府公车拍卖,不过民众一直留有“肯定是表面做做样子,把价格拉低让内部人员或官员买走”的疑虑。

  如今这样的拍卖结果,确实有力地消除了民众的不信任感。而高溢价的结果由于公车拍卖收入全部纳入国库,无疑对避免国有资产流失产生积极影响。

  但公车拍卖仍然只是车改“万里长征”的第一步,离目标还有非常大的差距。

  到了2011年岁末,“武器出口三原则”的限制被民主党政府打破了。而安倍政府上台后又向前迈了一步——抛弃“武器出口三原则”转而出台所谓的“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开始大肆对外叫卖日本的武器装备和军事技术。

  既然日本政府可以放倒“武器出口三原则”这块和平招牌,那么,种种迹象表明,未来为了政治私利,日本政府抛弃“无核三原则”,甚至通过种种荒谬解释架空“和平宪法”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这种担忧并非空穴来风。(蒋丰)

  以韩国首尔为例,人口1200万的首尔,拥有近300万辆车,而“官车”只有4辆。4辆“官车”的任务是确保市级领导各种公务活动的交通所需及上下班的接送。在完成一天的公务后,“官车”必须返回市政府登记就位。而在中国,据官方数据显示,党政机关及行政事业单位公务用车总量为200多万辆,每年公务用车消费支出1500亿元至2000亿元人民币,且每年公务用车购置费支出增长率为20%以上。

  公车改革是历史的必然。但改革之路无坦途,必将触动各方利益。这就需要政府狠抓落实的决心,只有拿出破釜沉舟的勇气,敢于从政府自身利益开刀,同时接受公众监督,才能彻底实现公车改革。

  转载注明:文章均为365最新地址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jewelove.net/bkxw/8965.html

365体育投注 365备用网址